<progress id="0azou"></progress>
        1.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科研  观点

          杨昕:上海依旧是上海,苏杭不再是那个苏杭

          日期:2019/02/15|点击:14

          春节空城指数是一个反向指标,指数越高意味着城市吸引力越大,非户籍人口规模越大占比越高。

          春节期间的人口流动一直是个话题: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数亿人奔波在路上。春节前浩荡的人群从一二线城市流向全国各地,春节后同样浩荡的人群从全国各地流回一二线城市。春节期间城市的放空程度被不同的机构排来排去,名曰“春节空城指数”。2016年以来的榜单中总有些熟面孔,北京、上海、广州、东莞是每年必上榜的几个城市。正如大家所说的,春节空城指数是一个反向指标,指数越高意味着城市吸引力越大,非户籍人口规模越大占比越高。常年在“春节空城指数”排行榜中占据一席之地的?#30452;?#26469;自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冀地区,这既与我国人口流动的总体格局一致,也与我国经济活力?#37027;?#22495;格局一致。

          在长三角城市群中,上海、苏州和杭州是春节空城指数最高的三个城市,它们的影响范围正是长三角城市群中最具活力?#37027;?#22495;。

          人口流入绵延成片的特征凸显

          上海是我国的中心城市之一,更是长三角城市群的首位城市。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20445;?#20154;们离开家乡四处闯荡无非是为着“安居乐业”四个字,上海的生活环境、工作环境在我国的大城市中都可以说是名列前茅的。

          “安居”的条件是什么?每个人心目中的标准都不一样,但总会从人居自然环境、城市发?#26500;?#21010;、医疗卫生条件、教育资源配置、社会公共文明、社会治安状况、城市包容性这些方面去考虑衡量。上海无法做到每一项都是最优,但综合排名领先。“乐业”的条件是什么?也有几个共性指标,例如,创?#36335;?#22260;、发展机会、薪酬待遇、权益保障、创业扶持、人才评聘、政务环境、企业发展环境等等。综合来看,上海同样优势明显。

          除了自身条件过硬,上海的巨大魅力还得益于它处于我国最具活力的长三角城市群的中心位置。与京津冀、成渝、珠三角和长江中游城市?#21512;?#27604;,长三角城市群的特点突出。一方面,区域内部交通基础设施完备,以高铁、快速道路和城际轨道为主构建起的快速通道缩短了时空距离,有利于区域内人、财、物等各项要素的流动与配置;另一方面,中心城市与节点城市、节点城市与周边小城市、小城市和城镇之间,在经济活跃度、生活便利性、保障完善度等方面都呈现出差距缩小?#37027;?#21183;,区域协同发展呈现出良好局面。首位城市对整个区域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反过来,整个区域的勃勃生机也滋养了上海这座城市。长三角城市群的吸引力越大,作为这一区域领头羊的吸引力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苏州、杭州也是长三角地区“春节空城指数”多次上榜的城市。它们在榜单中的多次出?#30452;?#26126;,长三角二三线城市人口流入加速且绵延成片的特征已经凸显,苏南、浙北在以更快的速度上升。

          杭州是近年来风头最劲的几个城市之一,2017年位?#34892;?#19968;线城市第二名,仅次于成都。2017年《中国新型智慧城市》的“互联网+”社会服务指数排名中勇夺第一,不仅是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之城,也成为“新型智慧城市”的标杆。得益于互联网产业的迅猛发展、企业创新的良好环境、宽松包容的政策环境和江南水乡的宜?#30001;?#24577;,杭州正以全新的姿态引领浙江省的经济增长。它与嘉兴、湖州、绍兴、宁波一起构成的浙?#34987;?#26477;州湾地区,形成了净流入人口不断上升的连片走廊。

          苏州具有雄厚的现代工业基础,历来是长三角城市群中的重要角色,发达的县域经济和工业园区让苏州成为许多人?#37027;?#31227;目的地。随着经济结构转型和园区升级,再加上长三角城市群的协同发展,苏州与无锡、常州一起,打开了上海北翼的发展空间。

          优先开发核?#37027;?#22495;吸引力明显

          虽然长三角城市群的人口规模?#20013;?#19978;升、人口集聚程度不断加强,不同层次的城市之间却有着明显的差异。

          长三角城市群是我国人口数量最大的城市群之一。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26个城市的常住人口总量为1.21亿人,约占东部沿海“三省一市”常住人口的56.34%,人口密度为595/平方公里。到2017年底,这26个城市的人口总量上升到1.29亿人,约占三省一市常住人口的57.52%,人口密度上升到630/平方公里。7年间长三角城市群常住人口规模占三省一市人口规模的比例上升了1.18个百分点,人口密度增加了35/平方公里,呈现出人口进一步集聚的特征。

          如果按时间?#32676;?#32437;向考察长三角城市群内部的人口流动走向,可以看到人口流动的路径和规模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有研究表明,2000年时长三角区域内部的人口流动规模小、流向单一,人口流动的目的地绝大多数指向上海,少部分指向杭州和宁波;到2010年时,上海的人口集聚力进一步增强,同时南京、苏州、杭州和宁波等城市?#37096;?#22987;成为区域内流动人口的次?#37117;?#32858;中心。

          但是,无论是2000年还是2010年、2017年,人口净流入规模大的都是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更高的城市,属于长三角城市群中优先开发的核?#37027;?#22495;,例如上海、苏南和环杭州湾地区;而如盐城、泰州、安庆、滁州、宣城、池州等城市基本都是人口净流出区,其中盐城、安庆、滁州、池州等城市的净流出人口一度超过户籍人口的10%以上,近年来人口净流出状况得到一定?#33322;狻?/span>

          未来两年,《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26041;?#36880;步落地,以区域城际铁路网、5G网络、G60科创走廊、产业协同发展示范区等合作项目为重点的协同共建工作将为这个世界级城市群框架的形成打下坚实基础。在这个建设的过程中长三角城市群的人口流动也必然会进一步得到加强,实现在这一区域内的分布优化。

            

          作者:杨昕,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

          来源:上观新闻 2019212

            


          文字:杨昕|图片:|编辑?#26680;?#38597;玮

          最新

          热门

          返回原图
          /

          江苏11选5直播
          <progress id="0azou"></progress>
              1. <progress id="0azou"></progress>